为什么低代码是技术债务的解毒剂?

50 年过去了,乔治摩尔定律仍然有效:计算能力仍然呈指数级增长,而相对成本却在下降。令人惊讶的是,技术令人眼花缭乱的增长速度最近一直在加速,大约十年前,我们对 IBM 的 Watson 感到兴奋。云计算爆炸式增长,微软推出了 Azure,Android 迈出了第一步。从那时起,我们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进步。我们正在见证连接性 (5G) 和人工智能的又一次飞跃,一切都整齐地放置在云中,量子计算指日可待。

但是对每个人来说更快就更好吗?

提高速度对最终用户来说非常有用。消费者现在需要更好的服务、更好的用户体验、更好的功能、新产品和新解决方案。这种需求产生了巨大的压力,因此公司竞相创新并迅速推出软件产品以抢占市场份额。但也有陷阱:创新和发展与技术债务齐头并进。

在我提出公司应该改变其软件开发方法的原因之前,需要先解释技术债务。我将继续分享为什么我坚信低代码是解决技术债务的关键。

技术债务

技术债务是什么?

随着公司争先恐后地获得竞争优势,他们开发新技术来管理新的业务流程、新服务,或破坏利基、部门和整个行业。在瞬息万变、竞争激烈的世界中,必须更新和维护技术并修复错误。完成所有这些工作的成本称为技术债务。

计算技术债务很简单:

公司的技术债务 = 每位工程师的每月成本加上工程师流失成本 X 工程师每月维护技术和修复错误的时间 X 工程师人数

也许您可以轻松计算出您的技术债务。大多数 CIO 都意识到这一挑战,市场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。2020 年 10 月,研究发现:

  • 60% 的 CIO 表示他们公司的技术债务增加了
  • 但大多数 CIO 分配的预算远远不到 20% 用于偿还技术债务

所有成本加起来——技术支持、人才捆绑不断复苏遗留解决方案、其他运营成本、失去的机会,等等。根据Stripe 的说法,开发人员每周工作的 42% 都花在处理技术债务和糟糕的代码上。另据估计,截至 2018 年,这笔债务对全球 GDP 产生了 3 万亿美元的影响。

绝大多数公司的技术债务资源不足:开发人员 42% 的时间用于偿还技术债务,但是,再次重申:92% 的公司将 20% 或更少的预算用于技术债务。

技术债务扼杀创新

创新速度太慢的公司只会失去市场份额,因为它们无法足够快地响应市场需求。但是没有人愿意被抛在后面,那么为什么创新领导者和落后者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大?两项研究明确指出了技术债务。

1.开发交付速度:

  • Gartner预测,到 2023 年,积极管理和减少技术债务的 I&O 领导者的业务交付时间将缩短50%

2. 公司用于偿还技术债务的资源量:

  • OutSystems发现,公司 65% 的应用程序开发用于维护当前技术,只有 35% 用于创新。

公司可以通过以下任一方式解决此问题:

  1. 分配更多资源来偿还他们的技术债务
  2. 首先尝试最小化技术债务

显然,答案首先是尽量减少技术债务。因此,公司必须将代码质量作为可信度的关键指标。

但这揭示了另一个问题——全球技术工人短缺。根据美国劳工统计,2020 年 12 月,技术工人短缺 4000 万。到 2030 年,技术工人缺口预计将达到 8500 万。由于技术人才短缺,这是一个 8.4 万亿美元的收入缺口。在技​​能短缺的情况下,公司如何快速生成高质量的代码?答案是使用更快、更简单的方法来创建高质量的应用程序。

低代码是否提供了安全的出路?

低代码

低代码确实非常擅长减少技术债务。低代码解决了当今 IT 部门面临的最重要挑战:IT 人才短缺、开发速度、IT 质量、面向未来、创新和对新需求和新技术的响应。

IT人才短缺

低代码平台允许您使用可视化用户界面构建业务应用程序。您可以结合现成的组件来创建满足公司需求的应用程序。仅此一项就向公民开发人员开放了软件开发。我对这种现象持谨慎态度,因为它确实会产生风险。但事实是,由于缺乏熟练的 IT 人员,将业务应用程序开发委托给非 IT 部门控制和管理良好,可以减少 IT 人才短缺。

开发速度

跟上竞争对手的步伐越来越取决于您构建、测试和部署新 IT 解决方案的速度。以建造预制房屋的方式构建应用程序——拖放、与其他应用程序和系统以及人工智能集成——意味着 IT 和业务用户无需传统应用程序开发流程的来回即可协同工作。

简而言之,低代码为您提供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交付速度。

低代码使我们能够在数周内交付大规模、安全和可持续的项目,例如

  • 为一家全球人力资源招聘公司与 SAP HR 集成的自助服务门户
  • 一家动物制药公司的返利管理和合同生命周期解决方案
  • 一家制药公司向行业监管机构 EFPIA 报告其对欧盟法规的遵守情况的申请

马自达的故事

一个有趣的例子是马自达的故事。当 Java 框架(支持其大部分系统)接近其生命周期的尽头时,马自达发现自己陷入了深深的困境。需要迁移 500 个遗留系统,马自达选择了低代码技术。因此,马自达的开发人员工作效率翻了两番,有望节省数百万美元提前完成 IT 迁移。

结论

低代码显然是一项重要的创新,可以减轻技术债务不断增长的风险。它仍然是一项相对较新的技术,尽管有许多壮观和成功实施的例子,但它仍处于传播认知阶段。

推荐阅读:2021 年低代码平台的采用量显着增加